联系我们

简报订阅

20世纪以来中东格局的演变及其地区影响

 

20世纪以来中东格局的演变及其地区影响

黄民兴

 

一、一次大战前传统的中东地区格局特点(1914年以前)

近代晚期中东主要有两大帝国,即奥斯曼帝国和波斯的恺加帝国。

影响中东传统国家政治和国际关系的思想遗产:1、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遗留的帝国遗产和泛民族主义思想(阿拉伯民族主义、泛突厥主义)。

2、伊斯兰教的乌玛观念。乌玛是伊斯兰社团,具有统一性。早期的阿拉伯帝国是一个乌玛,由此形成了“一个帝国、一个宗教、一个君主(哈里发)”的观念。从阿巴斯王朝开始,统一的乌玛不复存在,但它在穆斯林的心里依然存在,即“天下穆民是一家”和泛伊斯兰主义的思想。

3、传统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观念和“迪米”制度。“迪米”即“有经人”,包括基督教徒和犹太人等,实际上是宗教社团自治制度,穆斯林占有优越地位。这两点均不同于现代民族国家。

奥斯曼帝国具有如下特点——

1、是一个拥有辽阔领土的多元化帝国。

奥斯曼征服了巴尔干、埃及、西亚和除摩洛哥以外的整个马格里布,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而借助于帝国的统治,伊斯兰教传播到了巴尔干地区和塞浦路斯,改变了当地的宗教和民族结构。帝国的统治民族是土耳其人,但其人数有限,帝国主要依靠武力和中央集权的政府统治。

2、以伊斯兰教为主导。

伊斯兰教是帝国维持统治的另外一个力量,素丹兼任哈里发职位。伊斯兰教主张对异教徒的保护,从而确保对基督徒和犹太人等其他宗教徒的统治。

3、拥有强大的中央集权。

奥斯曼人建立了强大的近卫军(加尼沙里),拥有精锐的骑兵和炮兵、海军。在政治上,其中央集权的程度超过阿拉伯帝国。奥斯曼皇帝同时担任素丹及哈里发的职位,在某种程度上恢复了阿拉伯帝国的哈里发职务的政教合一性。而且,政府控制了乌里玛,实行宗教法庭和经学院的等级制,政府任命的大穆夫提成为宗教界的领袖。政府也向苏菲派教团提供捐赠,并通过它们影响军队和行会。

4、属于欧洲强国。

帝国在军事上无往不胜。1453年,素丹穆罕默德二世攻占君土坦丁堡,灭拜占庭帝国,之后该城成为帝国的首都,更名伊斯坦布尔。由于在巴尔干和黑海地区拥有领土,以及帝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奥斯曼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俄国、波兰和法国均有频繁的战争和外交交往,成为参与欧洲事务的重要大国。

恺加帝国具有如下特点——

1、是一个多元化帝国。

波斯的国土上生活着许多民族和宗教集团,民族包括波斯人、阿塞拜疆人、格鲁吉亚人、库尔德人等,宗教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巴哈伊教等。帝国的统治民族是波斯人,但其人数只占国民的不到2/3

2以伊斯兰教什叶派为主导。

波斯穆斯林的90%是什叶派,这弥补了波斯人在总人口中比例较低的问题。但什叶派的宗教阶层形成了金字塔式的结构,并控制了大量的宗教基金(逊尼派这两点都不存在),从而形成了对政府的强大威慑。

3、中央集权薄弱。

伊朗历史上多次遭受来自中亚地区的游牧民入侵,导致国内部落在农村的强大影响,加上宗教阶层的影响,从而严重削弱了中央集权。

16世纪以来,奥斯曼经受了明显的衰落:首先,作为帝国军队基础的近卫军和封建骑兵西帕希日趋腐败、解体。素丹对近卫军的偏爱和炮兵、工兵等新兵种的出现降低了骑兵的重要性,终身而止的采邑制使采邑的数量不断减少。由此,帝国政府把收回的采邑等国有土地以包税制的形式出让,从而形成了新的包税人地主阶层,他们甚至控制了地方政府的部分权力。近卫军士兵此时获准娶妻生子,其后代于16世纪末已成为近卫军主体。由此,各类人均可进入近卫军,享受其特权,而近卫军的战斗力因此不断下降,其官兵经常与宫廷贵族相呼应,发动叛乱,干预素丹的废立。其次,素丹的统治日趋无能,由于新任素丹多半在后宫长大,缺乏治国经验,也很少过问政治,导致后宫和宦官专权。再次,地方贵族的势力不断发展,经常犯上作乱,一些地方总督建立了事实上的独立政权(如埃及、伊拉克等)。第四,包税制度等措施加重了农民负担,大批民众破产,乡间匪盗横行,城市也经常发生平民暴动,国际贸易线路的转移和给予欧洲商人的优惠权妨碍了本国商业的发展。此外还存在诸如通货膨胀、瘟疫、食品短缺、城市人口膨胀、失业等问题。

1606年,帝国与奥地利签订西特瓦托洛克条约,第一次承认双方的平等,停止了奥地利的年贡。18世纪以后,欧洲国家对中东展开了积极的扩张渗透:

    1)夺取或控制中东国家的领土,这方面尤以与中东毗邻的沙俄最为积极,后者通过一系列战争打击奥斯曼和波斯,蚕食其领土,吞并其周边的弱小汗国。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等国则在北非竞相夺取奥斯曼的省份。英国还积极在领近印度的海湾地区控制当地的酋长国(科威特和特鲁西尔国家)。

2)鼓动奥斯曼的巴尔干地区独立,吞并帝国的领土。鼓动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民族争取独立。18041815年,塞尔维亚人先后两次起义;18211830年,希腊人成功地通过起义争得独立。1902年以后,马其顿人发动反抗帝国的起义,欧洲列强要求奥斯曼允许其享有一定的自治。1907年以后,奥匈并吞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保加利亚也宣布独立。1910年,阿尔巴尼亚发动起义,同年意大利占领利比亚。1912年,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爆发,土耳其战败。

3)通过不平等贸易、买办、国债、筑路等方式掠夺中东的资源,控制中东国家的财政、内外贸易和交通。14世纪以来,意大利的城市国家及英法等国先后与奥斯曼签订了双边商务条约,其商人因此在奥斯曼境内享有特权,这种因政治需要而赋予西欧商人的特权使其在与帝国商人的竞争中长期占有优势,损害了奥斯曼的利益。随着新航路的开辟,奥斯曼对印度洋和地中海东部贸易的控制也告结束。

    4)向奥斯曼境内的基督教各派提供保护,干预帝国的内政。1615年以后,奥地利、俄国先后获得对奥斯曼境内举行天主教仪式和东正教徒的关心的权力,法国则获得了对黎巴嫩天主教的马龙派的保护权。这些保护及基督徒地位的提高引发了穆斯林的不满,19世纪发生了多起针对基督徒的骚乱。

18世纪以后,中东各国和半独立的奥斯曼省份君主开始了现代化改革。改革的特点如下:自上而下进行,目标首先在于确保王朝统治;改革是世俗性的;改革早期以军事、行政为主,后期则涉及文教、社会、经济等领域;改革在后期常常蜕变为为帝国主义经济政治渗透服务;改革以失败告终,但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变动。

但是,中东国家并没有完成改革而成为强国。同时,针对泛突厥主义的兴起,寻求自治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和库尔德民族主义开始兴起,进一步削弱了奥斯曼帝国。但青年土耳其党人最终将帝国拖入大战,大战导致奥斯曼帝国的全面崩溃。大战期间,昔日坚决反对俄国全面肢解奥斯曼帝国的英法,改而暗中策划了瓜分奥斯曼的计划。

在波斯,国王寻求现代化的努力遭到了宗教阶层和商人阶层的反对,被迫谋求外国的支持。1907年,英俄签订协约,确定了两国在波斯的势力范围。

结论——一次大战前,奥斯曼和波斯两大帝国均处于衰落地位,并为西方所操控。但奥斯曼仍然有与欧洲国家周旋的实力,自认为欧洲大国。值得关注的是,与奥斯曼毗邻的中东欧地区也是多民族帝国(沙俄、德意志和奥匈),形成了与西欧单一民族国家的对立。

 

二、两次大战间中东地区格局的变化(1918-1944年)

从近代到一次大战后,中东和欧洲先后兴起了多个民族主义,包括泛突厥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库尔德民族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这些民族主义运动与外部力量的互动决定了中东地区格局的变动。

1、中东从传统的多民族帝国为主演变为众多现代民族实体。

这些实体包括现代土耳其和英法委任统治下的阿拉伯各国,伊朗,阿富汗,北也门,沙特等。

演变路径——A。奥斯曼帝国的崩溃,成为现代土耳其和英法委任统治下的阿拉伯各国,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统一新月地带的梦想宣告破产。此后,各委任统治地普遍发生了反对殖民当局的起义,其结果是伊拉克和埃及获得形式上的独立,英国并从巴勒斯坦划出外约旦;法国将其托管地划为叙利亚和黎巴嫩两个委任统治地。在巴勒斯坦,建立了犹太“民族家园”。

B.一批版图居中的政治实体通过不同方式实现了独立:伊朗宣布成立巴列维王朝;阿富汗通过对英的战争实现了完全的独立;北也门脱离奥斯曼宣布独立。

C. 沙特家族与瓦哈比派相结合,以武力统一了权力分散的阿拉伯半岛,建立沙特阿拉伯。

D.英国统治下的殖民地塞浦路斯、南也门和作为保护地的海湾各酋长领地(科威特、特鲁西亚)依旧处于大英帝国版图内。

E.库尔德地区因为土耳其革命的胜利未能获得协约国主张的独立,被划入4国: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

2、中东从传统的政治体制向现代国家缓慢演变。

A.独立的各国开始了现代化改革,如土耳其、伊朗、阿富汗这3个北层国家和沙特。

B. 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开始建立议会等现代机构。如埃及、伊拉克、叙利亚等。

C.独立国家和未独立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均出现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高涨现象,包括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民族主义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的基础。如土耳其(土耳其族)、伊朗(波斯族)、阿富汗(普什图族)和阿拉伯委任统治地(阿拉伯族)。其中,阿拉伯人自10世纪中叶以来,第一次成为自己的国家的统治者,尽管仍然受制于西方势力。

D.民族主义内部存在矛盾。首先是同一民族内部的。在西亚各阿拉伯委任统治地,民族主义分裂为两派,即温和派和激进派。温和派包括各国王室、贵族、地主及其政党。它们主张把新月地带的统一作为长远目标,而当前目标是争取当局的让步以实现渐进的独立,进行温和的社会经济改革,在委任统治地的范围内巩固形成中的民族国家。但是,它们都一致支持巴勒斯坦人反对犹太人的斗争。激进派包括中下级军官、知识分子和个别宗教人士等。它主张对英国采取强硬政策,积极支持巴勒斯坦事业,尽快实现叙、黎、巴三地的统一。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英法殖民当局为笼络温和派,在委任统治地建立了议会,但议会往往为保守的军人和地主及宗教界所控制。加上欧洲法西斯主义的崛起,所有这一切都使西方的民主制度在中东声誉扫地,从而促进了激进的民族主义力量的兴起,后者把德国、意大利视为可以借助的力量。

其次是宗教与世俗的不同取向。宗教的民族主义包括泛伊斯兰主义、伊斯兰民族主义,世俗的包括泛阿拉伯主义、国家民族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等。

最后是不同民族间的。阿拉伯人、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犹太人及其他少数民族的矛盾逐渐激化。巴勒斯坦问题成为阿拉伯民族主义关注的中心问题之一。

3、欧洲列强主导中东格局。

A.英法是中东主要的殖民大国,尤其是英国,占有最多的殖民地和战略要地、海上通道。英国控制了地中海、红海、波斯湾,法国控制了列万特,两国控制了当地的石油资源,维持了与中东温和派民族主义者的良好关系。

B.新兴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力图向中东渗透。美国在中东的势力主要限于传教、办学,后来开始勘探石油。二战期间,美军开始进驻中东地区,通过租借法案提供物资援助,到1944年它控制了中东42%的石油。

德国、意大利利用中东民众对英法殖民主义的憎恨积极渗透,尤其加强了与北层三国政府和阿拉伯国家激进的民族主义(如埃及自由军官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和伊拉克的金四方)的关系。但德国势力在二战中受到沉重打击。日本在战前也积极向北层三国扩张。

C.俄国从亚洲国际关系的边缘角色重新回到中央舞台。十月革命后,西方排斥苏俄,但此后逐渐接纳它。苏俄则发展与反对西方的土耳其和阿富汗的关系,并逐渐与伊朗建立关系。二战的开始使苏联与西方的关系最终正常化,它甚至与英国共同出兵伊朗,确立了在中东的地位。

D.独立的中东国家加强团结。它们发展外交关系,相互借鉴现代化经验。阿拉伯各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团结起来向英国施加压力。土耳其、伊朗、阿富汗于1937年签订萨阿达巴德条约,面对世界大战的威胁加强团结,并强调共同对付库尔德民族主义的威胁。

总之,两次大战期间,中东失去了一次大战前奥斯曼那样的核心大国,从而失去了与西方博弈的中心力量。新出现的众多政治实体仍然处于变化中,不具备强大的政治力量,而内部的多种矛盾预示着未来的发展困局。

 

三、二战后中东地区格局的变化(1944年至今)

1、地区民族主义从兴起走向全盛和冷战的高峰(1944-1967年)

    中东的重要地缘战略地位——欧亚非三大洲要冲,苏联唯一与亚非国家接壤地区(柔软的下腹部)。

     A.中东国家大批独立。战后,一系列国家宣告独立:叙利亚、黎巴嫩于二战结束前,塞浦路斯、科威特于60年代前期。这样,尚未独立的国家主要在海湾地区和阿拉伯半岛。但是,巴勒斯坦因阿、犹对立而实行分治,成立了以色列国,随后爆发了阿拉伯国家针对以色列的第一次中东战争。因此,中东的泛民族主义不得不让位于务实的国家民族主义,即从事现有边界内的民族国家建构。

B.独立的中东国家呈现出集团化和碎片化并存的趋势。集团化主要是1944年阿拉伯国家形成的阿盟,但阿拉伯国家围绕着主导国家的地位开展了斗争,划分为亲英的哈希姆家族的伊拉克、外约旦与反对哈希姆家族的埃及、沙特及中立的叙利亚、也门两大集团,后者最终主导了阿盟的建立。阿拉伯国家的其他矛盾包括意识形态(君主制、共和制)、外交政策(亲西方、亲苏)、财富(产油、非产油)等。1962年,沙特倡议成立了伊斯兰世界联盟,以对抗埃及等国的阿拉伯社会主义。

阿拉伯国家与非阿拉伯的北层也存在芥蒂。土耳其奉行“脱亚入欧”政策,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上都不与“落后的”阿拉伯国家为伍。伊朗也与阿拉伯国家来往较少。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更是死敌。因此,中东国家难以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共同的价值观,从而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上发挥重要作用。

C.东西方推动冷战在中东的发展,从而形成两大集团对立。中东是冷战起源地。与苏联存在领土、意识形态和历史纠葛的北层国家(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很快成为杜鲁门计划的受益者,加入了西方的军事集团北约和东南亚条约组织。北层只有阿富汗维持中立。50年代初,美国在阿拉伯国家的南层组建中东军事集团的计划宣告破产,因为阿拉伯国家视以色列为主要敌人,否认苏联构成威胁。然而,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加入到西方倡导的军事联盟中,即1955年建立的巴格达条约组织。相反,阿拉伯国家立即将巴格达条约组织视为对手,包括保守的沙特阿拉伯在内。

激进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展开了反对西方和保守的本国政权的斗争,一些国家先后通过革命建立了共和国:埃及,1952年;伊拉克,1958年;也门,1962年。1954年,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也控制了叙利亚的政权。其中,伊拉克革命终结了巴格达条约组织,后者被迫更名为中央条约组织。在国内政治方面,19631968年,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分别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通过政变上台,开始推行激进的内政外交政策。1964年,中央条约组织国家成立了地区发展合作组织开展经济合作。

在中东,逐渐形成了两大集团的对立:亲西方的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沙特奉行倾向于市场经济的体制,大量接受美国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亲苏的“阿拉伯社会主义”国家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奉行苏联的经济模式,接受苏联集团的军事和经济援助。只有沙特等海湾产油国,受制于阿拉伯民族主义观念,与美国保持某种疏离。海湾地区的伊朗和沙特成为美国在中东的两大支柱。

D.英法老牌殖民主义逐渐衰落。英法由于力所不及,不得不允许殖民地独立。英国也请求美国介入土耳其和伊朗事务,抵制苏联的非分要求。50年代中东的共和主义浪潮进一步打击了英国的势力,而美苏两国不断渗入中东,从经济和政治上削弱英国的影响。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中英法的失败,标志着旧殖民主义在中东由盛而衰的转折点。阿拉伯民族主义由此达到了高峰。1958年,埃、叙合并,成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但1961年两国再度分离)。

E.冷战在中东演变为持续而激烈的代理人热战,即阿以冲突。60年代前期,美国与以色列建立了同盟关系,并利用其对抗激进的阿拉伯前线国家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后者得到苏联的大力支持。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成为阿以之间的大对决。在战争中,埃及和叙利亚遭受重大损失,而以色列则夺取了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戈兰高地和西奈半岛。战争给阿拉伯国家带来了心理上的深深的创伤,阿拉伯民族主义从此衰落,而伊斯兰主义开始兴起。

2、阿拉伯民族主义与新泛伊斯兰主义交替和冷战走向高峰的时期(19671990年)。

A.民族独立斗争基本完成。1967年,南也门宣告独立。1971年,英国撤出海湾,其控制下的特鲁西亚诸国独立,分别成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和卡塔尔,除巴勒斯坦外中东国家的独立大业全部完成。1990年,南北也门宣告统一。

B.阿拉伯民族主义遭受重大挫折,即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战争结束后,埃及缓和了与君主制的沙特的关系。1972年,埃及驱逐了苏联军事顾问。沙特成为新泛伊斯兰主义的倡导者,它主导下于1970年成立了伊斯兰会议组织,致力于促进伊斯兰国家在政治、经济、外交、文化等领域的广泛合作。

同步崛起的还有更为激进的巴勒斯坦民族主义,在阿拉法特领导下成立了法塔赫,开展了对以色列的武装斗争;少数激进的巴勒斯坦人则以恐怖行动反对保守的阿拉伯政权和以色列。

1973106日,十月战争爆发。埃及和叙利亚军队出其不意地向以色列发起进攻,收复了大片失地。十月战争打破了以色列“不可战胜”的神话和中东不战不和的局面,迫使超级大国正视阿拉伯各国的要求。

C.中东产油国崛起。以往中东经济实力最强的是历史悠久、拥有丰富的、较高水平的人力资源的非产油国。但随着十月战争的开始,情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战争开始后,阿拉伯各产油国统一实行减产、提价、禁运和国有化,引发了西方的第一次能源危机。此后,产油国通过不同形式完成了石油国有化,为发展民族经济奠定了基础,富裕的产油国走上了经济迅速现代化的道路,中东地区的经济重心发生了变化。在伊朗,巴列维开始了以白色革命为名的大规模社会经济改革,大量购买军备,国力明显加强。

石油财富的增加为阿拉伯产油国发挥地区作用奠定了基础。沙特等海湾产油国大力支持伊斯兰教在海外的传播,促进了伊斯兰复兴运动。它们也向埃及等前线国家、巴解和也门等落后的阿拉伯国家提供财政援助,从而对中东地区形势产生了重大影响。产油国的大量海外资产和石油以美元计价改善了美国的国际收支和美元地位。

D.一些中东国家出现严重动荡,波及整个地区,冷战达到高峰。塞浦路斯在建国后,土、希两大民族冲突频繁,1974年有关国家签署协议,确认塞岛实行分治。1973年,阿富汗发生反君主制的政变,建立共和国;1978年再度发生政变,建立人民民主党政权。1975年,黎巴嫩发生内战,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战争双方势均力敌,战争陷入胶着状态。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爆发和两伊战争意味着海湾成为与巴勒斯坦并行的阿拉伯世界两大热点。伊拉克在战争中得到了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的大力支持。19888月,两伊实现停火,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结束。战争给伊拉克带来严重影响。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扶持建立卡尔迈勒政权。苏联入侵引起了阿富汗全民抵抗,促成了伊斯兰主义组织的崛起,后者得到了伊斯兰世界和西方国家的大力支持。1989年,苏军全部撤离阿富汗,美国开始主导中东局势,而阿富汗开始了全面内战。

E.伊斯兰主义全面崛起。它反对世俗的民族国家,主张实施伊斯兰教法。一方面,伊斯兰主义的崛起是对民族国家世俗化政策的反动,如土耳其1950年后的情况。另一方面,它也是各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现代化政策失望、对以色列战争的失败和保守的海湾产油国不断推动的结果。因此,1967年成为伊斯兰主义崛起的一个重要标志,伊斯兰组织成为各国反政府的重要力量。伊朗伊斯兰革命于1979年爆发,导致巴列维王朝的跨台。这一革命标志着伊斯兰复兴运动取得突破性成就,开始了通过伊斯兰模式改造国家的尝试。霍梅尼提出“既不要东方,也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口号,使美国在海湾的“两根支柱”(伊朗和沙特)宣告崩溃,而输出伊斯兰革命的政策更使西方感到不安。阿富汗战争更使阿富汗成为世界圣战的主要战场,刺激了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发展。

F.中东的民主政治进一步发展。独立初期,中东的民主国家只有以色列和黎巴嫩。在土耳其,1950年开始实行多党制;1980年的军人政变后,逐步还政于民,恢复了大选和多党政治。在伊朗,革命后建立了共和国,颁布了新宪法,总统由民选产生。在埃及,萨达特上台后,逐步允许反对派和伊斯兰组织开展活动。穆巴拉克政府释放了萨达特时期被捕的反对派人士,恢复了新华夫脱党等反对党的合法地位,开放言论自由,允许无党派人士参加选举。

G.阿以开始寻求政治解决的途径。197312月,日内瓦国际和平会议召开,会后在美国斡旋下埃以和叙以之间开始外交谈判,于1974年签署了埃以和叙以军事脱离接触协议。这标志着中东和平进程的开始,阿以冲突从军事解决进入政治解决的轨道。19789月,萨达特和贝京签署了戴维营协议。根据协议,埃以双方承认242号决议是和平解决中东问题的基础,中东各国有权在安全和公认的边界内和平地生活;以军分阶段撤出西奈半岛;两国最终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19793月,萨达特和贝京在白宫签署埃以和约。埃及等非产油国开始摸索经济和政治改革,向市场经济和多党制的方向发展,在事实上放弃了阿拉伯社会主义的政策。

戴维营协议遭到阿拉伯世界的抵制,埃及因此被开除出阿盟,阿拉伯世界出现分裂,叙利亚和其他激进阿拉伯国家组成反对埃及的拒绝阵线。198110月,埃及总统萨达特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刺杀身亡。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迫使巴解总部撤出贝鲁特。黎巴嫩战争促使世界各国提出解决阿以冲突的各种方案,阿拉伯国家提出了非斯计划,暗示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

H.中东的地区合作加强。阿盟建立后,开展了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文化合作,但经济合作成效不显。1981年,成立了海湾合作委员会,包括除两伊以外的海湾六国,均为产油国,主要以经济合作为主,政治合作为方向。它发展成为阿拉伯世界最有活力的地区组织。

从冷战角度看,本阶段美国取得明显优势,苏联影响下降。80年代,中东进入大分化、大改组阶段。最突出的特点是冷战的对立减弱,意识形态淡化,阿拉伯世界对阿以冲突的立场更加实际;产油国的经济调整开始启动;同时,伊斯兰复兴运动进入高潮,而中东的战乱加剧,地区热点增加。

3、地区和平与动荡交织的时期(1990年至今)。

本阶段冷战宣告结束,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中东也发生了新的变化:

A.海湾地区成为中东不安定的主要发源地。19908月,为了挽回两伊战争的损失,伊拉克悍然入侵科威特,从而开始了海湾危机。在美国统率下的多国部队于199112月先后进行了对伊空袭战和地面进攻,解放了科威特。海湾战争成为一超主导下的后冷战世界中美国打击地区霸权国家的重要案例。战争结束后,伊拉克蒙受了重大损失,并遭受了联合国的制裁和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核查。美国因此在包括伊斯兰圣地在内的海湾地区驻留了地面部队和装备,埋下了911事件的伏笔。

B.中东和平进程的高潮和衰落。美国于199110月召开了马德里中东和会。与会的有苏联、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和联合国、欧共体等国际组织。会议启动了阿以的双边谈判和多边谈判。1993年8月,巴以取得重大突破,双方经过秘密谈判,在奥斯陆草签了《加沙和杰里科先行自治协议》,9月正式签署了《奥斯陆协议》。19947月,巴自治领导机构开始在加沙和杰里科行使权力。19961月,巴勒斯坦举行首次大选,阿拉法特当选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然而,1995年拉宾遇刺和利库德集团上台后,和平进程基本停滞。2000年,美国主持了有阿拉法特和以色列工党领袖巴拉克总理参加的戴维营谈判,但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巴建国日期无限期推迟。20009月,巴勒斯坦发生第二次起义,中东和平进程从此走向衰落,巴勒斯坦问题也逐渐不为人所关注。

C.阿富汗与伊拉克、伊朗成为地区和世界热点。在阿富汗,各抵抗组织之间为争夺地盘展开内战。1996年,以极端的伊斯兰主义为特点的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北方联盟退居北方。海湾战争后,以本·拉丹领导的基地组织为代表的激进伊斯兰组织加强了反美活动,美国指责其策划了1998年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爆炸事件和200010月也门美军科尔号军舰爆炸事件。由于塔利班收容了从事反美活动的基地组织,美国于1998年用导弹袭击了基地组织在阿营地。199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随即发动阿富汗战争,一举推翻了塔利班政权,此后阿富汗进入重建。

美国于2003年再次发动伊拉克战争,顺利地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出乎意料的是,伊拉克出现了广泛的反美武装斗争,其中不但有残余的复兴党人和基地组织,还有本地的伊拉克居民,美国陷入了越南式的陷阱。同时,战后伊朗的实力迅速上升,其核工业受到美国的关注,伊朗核问题成为中东的新热点。

D.海湾战争也从外部促进了中东国家民主的发展。埃及、黎巴嫩和约旦允许一些政党和个人参加市政和议会选举;1992年,沙特颁布基本法,它和巴林均成立协商会议,科威特恢复了解散多年的国民会议。2000年,巴林宣布废除《国家安全法》, 2001年授予妇女以选举权,并经全民公决通过《巴林国民宪章草案》,规定在2004年建立君主立宪制,恢复1975年被解散的国民议会。卡塔尔于2003年通过宪法,授予妇女以选举权。科威特则于2005年授予妇女以选举权。2005年,埃及第一次通过直选选举总统,并允许多位候选人参选。但无论是共和制国家还是君主制国家,中东的民主化实际上都存在着种种问题。

E. 地区合作有喜有忧。海合会的经济合作不断深入,六国已实现了签证互免,自200311日起成员国实行统一关税,200112月起也门获准加入海合会卫生、教育、劳工和社会事务部长理事会等机构。199712月,阿盟成员国决定开始在相互贸易中减少关税,10年内免除关税。19981月,阿盟宣布成立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

1992年,由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三国组成的经济合作组织接纳乌、塔、吉、土等中亚四国及阿塞拜疆和阿富汗为会员国。此外,1995年欧盟正式提出新地中海战略并付诸实施,其内容是支持南地中海国家的经济转轨,到2010年建立欧洲—地中海经济区,但成效不明显。

F.“阿拉伯之春”颠覆整个地区秩序。尽管中东国家在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进入21世纪以后,除了以色列、土耳其和海湾国家等少数国家外,以阿拉伯非产油国为主的多数中东国家开始面临种种问题,包括经济社会改革停滞、社会两极分化、政治体制僵化等等,2008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促成了矛盾激化。在热点方面,中东和平进程陷入停滞,美国的奥巴马政府开始致力于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但阿富汗的局势持续恶化,伊朗核危机延续。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性衰退促成国际能源价格下降,削弱了中东产油国的影响,欧佩克地位不稳,而中东地区除海合会以外的地区合作成效不彰。

战后阿拉伯国家孕育的种种问题于2010年底全面爆发,即中东剧变,西方称之为“阿拉伯之春”。这一时期中东形势具有如下特点:

(1)阿拉伯国家从全面动荡演变为三大地区热点持续高烧。2010年12月,突尼斯的一个失业大学生自焚事件迅速演变为大规模的民众示威,进而发展为推翻政府的行动。这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很快波及到22个阿拉伯国家和地区,成为阿拉伯国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政治运动之一。到2012年6月,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4国实现了政权更迭,不过运动很快在多数国家结束,但叙利亚卷入了持续的血腥内战,利比亚和也门也先后陷入动荡。

(2)温和伊斯兰势力的全面崛起及各国激烈的政治博弈。中东剧变后,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政党很快就从运动开始的沉默转为积极参政,在埃及、摩洛哥、科威特、约旦等国家,它们均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一些国家还新建了较为保守的萨拉菲派政党。在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后的过渡时期建立了由三党组成的联合政府,而作为第一大执政党的是伊斯兰政党复兴运动。2012年6月,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赢得埃及总统选举,至此“阿拉伯之春”演变为“伊斯兰之春”,宗教议题成为各国议会讨论的重要事项。然而风云骤变。在埃及,总统穆尔西于201373日被军方废黜,传统的世俗政治势力最终结束了兄弟会的统治。在突尼斯,世俗派各党派联合要求现政府下台并解散议会,复兴运动领导的政府被迫于20141月辞职。因此,与伊朗和土耳其不同,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政党掌权的尝试仅仅是昙花一现。

(3)极端伊斯兰势力大举扩张。20134月,原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宣布成立“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即后来的“伊斯兰国”(IS)。20146月,巴格达迪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哈里发国”,其控制地域迅速扩大,而“伊斯兰国”更是在两国攻城略地,建立了独立的政权、军队的政治实体,严重威胁到两国政府的稳定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且,“伊斯兰国”的影响扩展到北非、南亚、东南亚和高加索地区,从而震惊了整个世界。在也门等地,基地组织也乘机积极活动,扩大势力。

4)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也门的动荡加剧,在中东形成了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地区联盟的对决。叙利亚和也门处于持续的内战中,在叙利亚是政府军对决反动派,而政府一方得到黎巴嫩真主党、伊朗特种部队和也门胡塞什叶派武装等什叶派地区力量的援助,以及俄罗斯、伊拉克的外部支持;反对派一方参战力量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武装组织和库尔德武装,并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土耳其、海湾国家的外部支持。也门是什叶派的胡塞武装与前总统萨利赫的部队对决总统哈迪的部队,前者得到伊朗支持,后者则得到沙特、埃及、卡塔尔和美国支持。中东因此正式形成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集团公开对抗的局面。此外,伊拉克北部和中部受到“伊斯兰国”崛起的猛烈冲击,而利比亚在卡扎菲总统被推翻后同样陷入了持续的动荡。

5)剧变对中东少数族群产生重大影响。一些国家的少数族群积极参加了反政府运动。在利比亚,当地的柏柏尔人大规模地参与运动,以致有人称其为“柏柏尔人之春”。[1] 伊拉克、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在剧变中发挥了重大的地缘政治作用。伊拉克北方的库尔德地区计划举行独立公投,只是因“伊斯兰国”崛起而暂时放弃了这一设想。在叙利亚,库尔德人开始建立武装,并首次实现了自治,而伊、叙两国的库尔德武装成为反对“伊斯兰国”的主要力量之一。

6)中东动荡的外溢效应加剧。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的动荡对周边地区形成了强烈冲击。大批叙利亚难民进入土耳其、约旦、黎巴嫩,并经由这些国家流入欧洲。利比亚的武器、伊斯兰组织和原先为卡扎菲政权服务的一些非洲人返回所在国,造成了这些国家的动荡,如马里。同时,动荡的利比亚也成为向欧洲输出难民的重要跳板。来自中东的恐怖主义也成为欧洲的新麻烦。难民潮和恐怖主义加剧了本来就不稳定的欧盟内部的动荡,促进了脱欧思潮和民粹主义的兴起。

(6)外部势力的干预加强。中东剧变开始后,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分别开始大力干预热点国家的局势,努力施加影响。欧盟和美国积极推翻了利比亚的卡扎菲,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对抗巴沙尔,要求后者下台。美国也支持沙特干预也门政局。此外,美国还组建联盟对“伊斯兰国”进行空中打击。俄罗斯则大力支持巴沙尔,并直接出动海空力量发动对“伊斯兰国”和反对派的打击。美俄还围绕着叙利亚化武与和谈问题开展博弈。

(7)外部势力在中东的博弈格局发生重大变化。首先,美国的传统盟国对美出现疏离。由于美国的能源实现了自给并开始出口,对中东油气的依赖下降,甚至双方在国际市场上出现竞争,而奥巴马推动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撤军进一步引发了沙特等亲美产油国的不满。美国“撤出中东”的政策还表现在前者在应对中东乱局时有意让欧盟打头阵。同时,奥巴马政府对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十分冷淡,时常抨击后者的定居点政策。另外,20154月,欧洲国家和美国与伊朗就伊核问题达成框架协议,这更加剧了沙特、以色列与美国的矛盾,从而促成了海合会国家和以色列“自力更生”和“向东看”的政策出台。相比于美国,俄罗斯却积极介入中东局势,把中东作为俄美全球博弈的重要棋子。

 

四、二十世纪中东地区格局变化的总结

1、随着一次大战中帝国体系的崩溃,中东从近代全球政治的主要玩家之一沦落为现代全球大国争夺的对象。纵观东亚、南亚、西亚即亚洲大陆的三大板块,近代存在过基于三大文明的三大帝国,即奥斯曼帝国、莫卧儿帝国和中华帝国,最终后两大帝国成功地转变为近代民族国家,尽管它们失去了部分领土;进入21世纪,印度与中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主要大国。但奥斯曼帝国完全崩溃,其地缘政治意义极为重大,取而代之的是脆弱的“赛克斯—皮科”体系。中东自古以来就是全球政治的主要玩家之一,此后永久失去了这一地位,沦落为现代全球大国争夺的对象,内部分裂动荡。尽管有关国家的独立大大提高了它们的国际地位,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状况。

2、中东的文化和社会特点严重影响了本地区的现代化进程。首先,伊斯兰教现世和来世两世兼重的特点使得穆斯林容易从政治上质疑其他文明,尤其是“好为人师”的西方文明以及受外来文明(包括苏联式社会主义)影响的本国政府。这使得中东国家的现代化举步维艰,最终催生了反对干涉中东内政的西方国家和东西方现代化模式的伊斯兰主义,尤其是其中的极端思潮和组织。其次,中东地处干旱半干旱地区,是历史上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冲突的典型地区,直到近代为止的游牧民族的反复入侵造成了部落社会在本地区的广泛存在,尽管中东是世界文明的发源地。中东文明的发展因此受到严重干扰。

其结果是中东地区的现代化发展受阻,无论是非产油国还是产油国。其表现之一是古老的教派冲突始终存在,甚至在21世纪以后进一步恶化,如伊拉克重建中的教派冲突和当前叙利亚、也门以及两大教派集团的对立。这与其他发展中地区形成了鲜明对比。2017年世界“和平指数”最差的国家是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南苏丹和也门。[2]

3、中东错失了世界现代化发展的机遇,依旧依赖原料的经济模式面临着危险的前景。除了以色列和土耳其,其他中东国家的经济都面临着各种问题。非产油国没有形成有竞争力的合理的经济体系,产油国(尤其是沙特这样的产油大国)依然在整体上依赖石油及其产品(油品和石化产品)以及来自这些产品的石油美元和外汇储备,以及外国技术人员和劳工,面临着世界油价波动的不确定因素。当前,不依赖化石能源的新能源技术的迅速发展和美国成为油气出口大国的现实对未来国际市场的油价和油气资源的前景构成严重威胁。中东主要产油国的国际经济和政治地位必然受到严重影响。

4、中东国家之间的重重矛盾并产生严重影响。这些矛盾涉及意识形态、民族、家族、教派、领导人的个人恩怨、经济差距等等。其结果,首先是中东成为二战后世界有限战争爆发最为频繁的地区。这些战争包括阿以之间的四次中东战争、黎巴嫩内战、黎巴嫩战争、两伊战争、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湾战争、阿富汗抗苏战争、阿富汗内战、美国的阿富汗战争、两次也门内战、叙利亚内战、海合会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战争等。其次是中东国家难以像欧洲、东南亚那样形成有凝聚力的地区组织。阿盟内部矛盾重重,土耳其与伊朗同样关系不睦,阿拉伯国家仇视伊朗,海合会最近则因卡塔尔而公开分裂。最后,以“赛克斯—皮科”体系为标志的现代中东国家体系面临分崩离析的前景。塞浦路斯刚一建国就陷入了希、土两族冲突,国家接近瓦解。黎巴嫩于1975年陷入内战。阿富汗于1979年遭受苏联入侵,此后动乱不断。2010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叙利亚、也门陷入内战,伊拉克产生“伊斯兰国”组织。

5、中东成为世界上反西方情绪最为强烈的地区。如果说,世界其他地区的反西方情结主要表现在政治方面,而中东的反西方情结既有政治又有文化方面。事实上,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均属于“亚伯拉罕系宗教”,但宗教的同源性和历史上中东伊斯兰国家与毗邻的欧洲基督教国家的激烈冲突导致双方的冲突从隐性走向显性,西方的反恐战争成为其突出例证。一战后美国在中东的形象从民族自决的倡导者、民主自由的捍卫者沦落为二战后以色列的守护神、独裁者的捍卫者、虐囚和酷刑的实施者,即使是美国的盟国如沙特、约旦,也有大批民众持强烈的反美情绪。

6、中东与外部世界具有密切的相互影响。经济上,中东是世界能源的主要供应者,也是影响世界油价、美元地位和海外投资的重要地区。在国际关系方面,中东的穆斯林国家政府和民间组织对本地区和其他地区涉及穆斯林的问题十分敏感,并积极干预,包括阿富汗、伊拉克、波黑、车臣、中国新疆等,中东的极端主义也影响到南亚、东南亚、中亚、东亚、非洲等地区。中东的难民严重影响到欧洲的稳定。



[1] “Arab Spring”, 31 December 2015,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ab_Spring.

 [2]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761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